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技术文章 > 连载三:农残质谱快检方案,怎么从源头降低农残不合格率?

连载三:农残质谱快检方案,怎么从源头降低农残不合格率?

发布时间:2021-01-27 点击量:377

连载三:农残质谱快检整体解决方案,怎么从源头把控农残超标风险?

 

连载一:提高农残超标合格率,谁来做源头把控?
连载二:提高农残超标合格率,怎么做源头把控?
连载三:农残质谱快检方案,怎么从源头降低农残不合格率?
连载四:农残质谱快检方案,降低农残不合格率的应用案例
 
兽残质谱快检 LC-MS/MS分析 整体解决方案

 

上篇我们讨论了政府监管系统与农产品运销公司对把控农残超标风险的立场和目的有很大不同。

那么,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面临怎样的监管系统?被监管的农药就要被检测吗?检测成本与农残超标的风险如何平衡?接上篇,我们仍以香蕉为例讨论上述问题。

首先,我们的食品安全监管系统,在国家健康委的领导下,农村农业部、市场监督管理局、海关及检疫检验、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及其他系统在监督管理着食品安全这个民生大课题。

 

1、农残不超标的香蕉需要检测哪些农药残留?【四个系统的监管】

若某农产品运销公司把农产品供应从源头做到餐桌,甚至还卖到国外去或者销售进口食品,那它会面临这样严格的监管体系。

 

常见的是市场监督管理局主导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查,每年的3月份左右,该局出台“国抽细则”,详细规定了抽检的农产品种类、检测项目、检测方法和遵循的限量标准,使用标准方法检测,超过了限量标准,那就可以执行处罚了。

各个监管系统的图形不同,意思是市场监督管理局、农村农业部的农兽残风险监控计划、海关系统、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等对农残的检测项目、数量、检测方法有交叉又有不同。然而,它们对农民和农产品运销单位都有监管和执法的权利,可以强制抽检和执法。

这几大系统加在一起,好几百种的农残都有明文规定不得超标。

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有必要全部检测吗?

没有必要。因为有些种类的农药已经更新换代、停止生产了,有些农药不可能进入到香蕉内,有些农药从来没有超标过。。。农残超标的风险控制,需要集中在超标风险比较高的农药种类,比如曾经检出过超标的农药,生长、储存和运输过程中使用过的农药。

做农残超标风险控制的,先要搞清楚这种农产品需要检测哪些种类的农药残留?

不同种类、不同渠道分销的农产品,比如需要长途运输的、出口、进口还是当地的当季农产品,检测的种类有差别。农残超标风险的控制是灵活的、有差异的、会变化的,因此它是复杂的。但做好了风险控制,就在源头灭了农残超标的风险,这部分工作值得做到精细。

第二个问题,对于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来讲,农残超标的风险与检测成本怎么平衡?

首先我们明确目标:在把控农残超标风险的前提下,怎么降低成本?

这里涉及两个层面,一是怎么把控农残超标风险?二是怎么降低检测成本?

对于怎么把控农残超标的风险?

我们上面提到,只检测“有超标风险的农残种类”,这些种类可以增加、可以删除,根据历史数据和农产品的生长、运输流程做个性化定制。既可以全面把控农残超标风险,又不必浪费资源检测好几百种。要知道,检测的农残种类越多,方法越复杂,结果偏差的可能性越大,人力、时间和费用的成本就越高。

其次,需要选择准确度高的检测方法,这取决于检测方法的原理。

1、基于串级质谱仪的仪器检测方法是目前准确度非常高的仪器分析方法。

近几年出台的多农残检测标准方法(非快检类),都是采用GC-MS/MSLC-MS/MS仪器分析,用于定量分析和结果确证,这是仪器分析技术进步为食品安全分析带来的福利。

同时此法也有缺点,它对前处理净化技术和数据处理技能的要求比较高,这意味着其配套的前处理方法复杂、步骤多、时间和费用消耗大,对人员的技能要求比较高。采用标准方法检测,结果准确,但通常不能接受标准方法的时效和成本,这是不少农残风险自检实验室对引入串级质谱仪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

2、在牺牲结果准确度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检测速度快、仪器成本低、使用门槛低的生化法(比如ELISA法)。同时此法也有缺点,一是覆盖的农残种类有限,按照种类配耗材,耗材费用和时间的成本都不低,二是假阴性和假阳性偏高,直接导致市场监督管理抽查时的不合格率居高不下,这意味着消费者吃到肚里的不安全食品的比率降不下来。

3、此种需求下,中国台湾“药物毒物试验所”研发的“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基于串级质谱仪分析方法。使用FaPEx快速萃取净化技术和智能结果判断软件,大大提高前处理操作和数据处理的效率,降低对技术人员的技能要求,可在半小时内完成分析。当天送样,隔天在农产品上市前就可以看到报告,拦截不合格的农产品上市,并即时通知农产品运销公司和农户,提醒注意用药。

“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做到了结果相对准确,比生化法准确、检测的农药种类多、覆盖全面、分析速度快,虽然结果不能作为确证,用来警示超标风险绰绰有余。

成本不及生化法低,但可以快速测出超标农药的种类和含量,作为农残超标风险的警示,这样的结果大概率不会冤枉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

“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基于先进的串级质谱仪分析方法,在仪器方面的投入相对比较高。

那么,怎么降低检测成本呢?首先我们把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做个简单分类。

1、一类是大型的农产品运销公司,运销的农产品量越大,肩上的责任也更重,对检测的时效和准确度要求越高,可建立“质谱快检实验室”用于风险自检。由于样品量比较多,仪器和人员的工作量满载,平摊到每个批次的农产品风控成本被摊薄。

这样的案例有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农),每天的蔬果交易量有2300公吨以上,北农与中国台湾的药物毒物研究所、中国台湾巨研科技合作建立“质谱快检实验室”,执行风险自检一年多以来,农残抽检的不合格率从抽检初期的大于20%,降低到了4%左右。

被北农自检实验室检测过的蔬菜,批发价格比一般蔬菜高出50%到1倍左右,仍被二级蔬果分销商抢购一空。北农主导做蔬果的多农残超标的风险控制,不仅守住了自己的品牌和声誉,把超标的风险降低,同时把安全的蔬果筛查出来后再上市,为农户创造了更多利益,消费者买单更安心。

2、另一类是蔬果种植的农户、规模不太大的农产品运销公司,检测的数量和频率不太多,单独送检的成本比较高,处在要不要送检的两难之间。此时,产业整合的优势可以帮助解决问题。

如中国台湾的药物毒物实验室、第三方检测机构、高校的分析实验平台等,拥有“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的硬件和技术人员,若是承接农残超标的风控项目,在农药的检测种类、时效和成本上满足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的需求,这部分的检测需求比出具报告的“确证检测”更大。

这样的案例有中国台湾的瑞升检验科技公司、国立中兴大学(农药残留检验中心)等近二十个企事业单位引入“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覆盖中国台湾的10个县市。

第三方检测平台与农户、农产品运销公司的深度合作,在农残超标风险控制这个过程做得越细致,政府监管抽查的不合格率就会越低,需要标准方法确证的样品数量也相应降低,从源头到餐桌,提高整个产业链的效率,同时节约了政府监管的资源。

关于农户和农产品运销公司怎么把控农残超标的风险,怎么取得准确结果的同时兼顾时效和成本,我们讨论到这里。“多农残快筛质谱分析方法”用于农残超标的风险把控,被实践验证过吗?结果如何?请见连载-4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关闭]